關注高考落榜生:一個漸去漸遠的名詞


南海網 2010-7-8 17:18:20 點擊: 次  發表評論

南海網7月8日消息(南海網記者 楊婷婷)目前本科第一批錄取工作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中。當成績公布之后,總是有人歡喜有人愁,喜的必是金榜題名者,愁的則是名落孫山人。雖然在國家教育體制改革下,高考落榜生已經是越來越少,但是還是有這么一批人,離自己心儀的大學還是失之交臂。

  李明(化名),海口一中的學生 高考成績544分

  544分!6月25日下午4點,李明登錄考試局網站查詢到的自己的高考成績。過了兩天,公布了二本分數線是563分。考試完了之后,李明自己就給自己判了死刑。數學考得不好,語文也考不好。現在分數線出來了,離二本分數線還差19分。

  “有時候躺在床上我會后悔,后悔自己為什么在考前的那一個月為什么那么放松,后悔自己當初沒有多讀一點書,多看一些錯題。那時我放松的不像一個快要高考的學生。放松的心態連我自己都佩服我自己。當時我想,反正該看的書都看得差不多了,考前只要隨便看下書,就可以了。現在想想還是錯了。考試的時候明明有些似曾相識的題目,看到的時候還心里有些小興奮,答的時候還是答錯了。”說到這里,李明痛苦的撓撓頭。

  高考前我都做好了計劃,考試完成績出來后,就去打份工,愉快的度過一個暑假,迎接大學生活。考完了試之后,這個想法現在成了一個明年的計劃。現在李明正在重新復習,準備復讀。“家里人給了我三個意見,一個就是到國外留學,一個就是復讀。本來我想上個大專就算了,但是轉念一想如果就這么放棄了,一輩子都會有遺憾。所以無論明年的考試成績如何,我今年還是要再努力一次。算是對自己的一個交代。”

  李明的話讓我頗有感觸,相對于現在的學生來說,他們是幸福的。因為落榜了,還有很多出路,比如:留學、讀大專、復讀、創業……在國家教育體制改革下,在2000年到2005年間,我國大學擴招了本專科生一千多萬人;而到2010年,將增加本專科生438萬人。然而當年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情況已不復存在,在社會進步,大學逐年擴招的今天,高考落榜生已成為一個減去漸遠的名詞。

  時光倒回到三十二年前,1977年恢復高考后,錄取率只有百分之四,在有限的錄取名額下,有些人有幸成為天之驕子。然而,在這百分之四的后面,有些雖然比別人多付出了多少倍的努力,但仍然有不少與大學校門擦肩而過的有志考生。落榜生對于在恢復高考以后的考生來說,是一個常態。

  據報道,1977年8月4日這一天,正式復出一個月的鄧小平在北京飯店組織召開了科學和教育工作者座談會。與會的科學家、教育專家暢所欲言,最后建議下決心改革招生制度,恢復高考。聽了專家們的意見后,鄧小平拍板,決定當年就恢復高考,并要教育部追回上午剛送出的給國務院的報告。由于鄧小平的果斷拍板,10月初,中央政治局討論了招生工作文件;10月中旬,國務院批轉了教育部關于1977年高校招生的意見,恢復全國統一考試,凡是工人、農民、知青、干部、應屆高中畢業生都可以報考。從1966年到1977年,十余年間“積壓”了大量的中學生,所以考生人數高達1000多萬!在文革中停止招生考試11年之后,大學的門突然又向社會敞開。1977年和1978年,在中國的高等教育史上是非常特殊的年頭,積累了十余年的青年學子涌向考場——這兩年的考生加起來共有1160萬。最終,40.1萬人考上,錄取率為29:1。

  今天,南海網記者采訪到當年高考落榜生,了解當年他們奮斗、落榜的故事。

  吳玉瓊(化名):海口八中1班就讀 1978年參加高考

  1977年,全國恢復高考,當時的吳玉瓊還在讀高一。“當老師向我們宣布了這個消息之后,全班同學大受鼓舞。此后,同學們都暗暗較勁,欲在這兩年的時間內好好拼一拼(當時的高中只有兩年制),鼓勁削尖腦袋擠進大學的校門。

  “1978年海南的生活條件還是很落后,有的家庭溫飽問題都沒法解決。我的父母靠每個月50元的工資供我們四姐妹讀書。我每個學期的學費是8元錢。我在家里是老大。父母得知恢復高考消息后,盡管家里窮,對我想參加高考的想法非常支持。同時我也一直很努力,成績一直是在班里數一數二的。高考前的一個學期,我每天挑燈夜讀到兩三點。高考前的半個月,學校給我們放假在家自習,那時我很緊張,擔心自己發揮不好,以致于睡眠也不是很好。”

  據吳玉瓊回憶,當年的高考時間是7月20日——7月22日這三天。當時設的考點在海口市一中。那時我家住鹽灶,步行到考點不過只有十分鐘的時間,但是爸爸還是借了輛自行車送我去考場。這讓我壓力也很大。父母殷切的關愛,如果萬一考砸了,真是對不起他們。考試和現在一樣都是考三天,考完了以后,自己發揮的不是很理想。特別是數學,我的強項,考砸了。考試出來后忍不住大哭了一場。記得那時候我們的成績是在現在的海口市解放西路的百貨大樓一樓那張榜公布,將考上的同學名單寫在一張紅紙上。發布成績前一晚上我緊張地徹夜未眠。早上八點,我到那里,果然沒有我的名字。我們八中也只有一名同學榜上有名。當年的錄取率是百分之四,就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看到沒有我的名字我當場痛哭,傷心的幾天幾夜沒吃好

三百六十行,歡迎各培訓機構加盟

欧美狠狠入鲁的视频